SF题材的作品中从来都不缺少反乌托邦主题,《来自新世界》是动漫中极具代表性的反乌托邦作品之一。在这部作品里,拥有一对百合一对基,恋爱关系混乱,却依然是一部内涵神作。

反乌托邦指充满丑恶与不幸之地,这种社会表面,内在却充斥着无法控制的各种弊病,意在刻画出一个令人绝望的未来。多数反乌托邦社会中,泛滥并高于,精神极度受控于物质,的精神在高度发达的中丧失自由、物质浪费蔓延、沦丧、受压迫、阶级制度横行、风气横行……

《来自新世界》虽然有着反乌托邦内核,但在具体设定上另辟蹊径,没有采用常见技术高度发达的未来科学社会,而是把舞台设置在一个科技社会崩坏之后咒术取代科学的废土文明之上。

1000年后的世界,日本的孩子们正不断地消失,只存在想象中的恐怖动物与人类展开殊死战斗。超级社会"新世界",是口吐真言凭藉"咒力"就能移动物体的人类,与有着等同于普通人智力的生物"妖鼠"共存的世界。表面安定和平,但孩子们的行动被彻底地控制管束着,不合适的记忆被消去,被认为有问题的孩子,如同不良产品般被分开处理。因为一些违反规则的小事而莫名地失去不少朋友的主人公,卷进了人类与妖鼠之间的战争。

为数众多的致郁番中,很少有能像《来自新世界》这样从始至终令人感到压抑甚至绝望的作品。本作时间跨度很长,从主人公们的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年,随着社会的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逆文明进程的恐怖发展历史与化鼠真相无不充斥着绝望。而主要角色悲剧式的命运与令人哀悯的感情纠葛也贯穿始终,早季渐渐接触真相的过程中,恰恰就是不断失去的过程。

看这部作品的朋友也许会觉得人物关系混乱不堪,的确,用一般眼光来看,五个人的团体中充满复杂的多角关系、BL、百合甚至互相NTR……

然而《来自新世界》并不是一部的恋爱作品,感情线只是剧情发展的一个推动力。在八丁标中,人类"爱"的权利都被支配着,花季少年少女们之间的恋爱不被允许,只能在同性中间寻求慰藉,这在侧面上也反映了极度高压的社会体制。尽管如此,这种感情也并不只是压力下的一种宣泄,至少早季与真理亚之间的感情足以称得上是故事前期为数不多的暖色之一了,即便出逃的真理亚后来有了守的孩子,早季最后与觉结婚,但这份羁绊直到最后也都没有变过。没有过多的直接描写,真理亚死前短暂的心理刻画,早季成年后在庆典上看到真理亚幻影后的失声痛哭,已经足以让这一段百合悲恋成为本作最大的虐点之一。

新世界与心理测量者在某些方面其实十分相似,同样的反乌托邦背景,一个是顺文明式的高压,一个是逆文明之下的恐怖。两部作品中对于心理状况的量化评估后采取措施的手段成为了最令人不寒而栗的统治方式。结局中,主人公都接触到了核心真相并有了改变的机会——早季选择了加入统治集团,通过潜移默化的形式逐渐改良;常守朱最终放弃了摧毁"百脑汇"的机会,选择见证与守护的道路。这便是反乌托邦的正统走向:令主角明白到人类文明已变得僵化腐朽,将选项摆在眼前,在矛盾与挣扎中完成价值探讨。

反乌邦设定上大多在未来的幻想社会,根源却是对历史的反思以及对现状担忧的夸张化处理。极少数人掌握特殊能力、资源会引起动乱,而小部分人掌握特殊能力、资源必然将成为特殊阶级,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来自新世界》中,科学文明的崩溃就是源于极少数超能力者,而当这种能力渐渐普及后,最先掌握的人成为了"新世界"的统治者,以剥夺自由为代价维系表面的和平,却又将不能使用念力的人类改造成化鼠作为奴隶使用。对照现代社会,反乌托邦的灵感来源比比皆是,人们惧怕着某种趋势,只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却又难以言说,一个又一个反乌托邦式的世界就这样被塑造了出来。

早季好,常守朱也好,都在最终选择了温和的做法,这并不是屈从,而是一种权宜。无论哪个时代,社会的改造都需要有民众共同意识的支持,靠着极少数超越时代的先驱者做出的改革无不以失败或动乱告终。心理测量者的结局中,多数习惯了心理量化式统治的人类完全不了解真相,常守朱在这个时候摧毁百脑汇必然会引起社会的崩溃;而《来自新世界》中,念力者改造化鼠这一事实与古代科技文明的存在也仅有极少数人知晓,真相尚且不了解的多数人是不可能做出选择的,自上而下潜移默化的改善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反乌托邦题材的本质是对体制与人类自身的质疑,这种质疑虽然根植于幻想,却绝非毫无意义。在通过艺术手法激化的矛盾中,观众、读者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思考其中反映的具体问题,当这种思考、认识、进而做出选择的过程成为普遍现象,那么完成社会改造所需要的民众意识也就存在了。

所以说,身处绝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处绝望却不自知。

文:青璃


声明:本站所收录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不保证所有网址都能正常访问,如不能访问,请返回本站首页,查看更多同类型网站!